交通评价

“我都想把车给卖啦!”听闻广州新的治堵30条方案后,才买车不久的吴小姐一阵惊呼。

10月31日,广州市交通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发布了共计30条的“中心城区交通一揽子工作措施”征求意见稿(下称“新30条”),分“建、增、管、限”四个板块详细阐述了广州2012年至2016年的交通改善措施。

引起吴小姐等车主关注的,集中在“限”的板块,该板块提出将实施差别化停车场收费和研究开征交通拥堵费。

一名知情人士透露,关于差别化停车场收费方案正在研究,如果顺利,或许年内就会出台。

不过,广州市交通委员会(下称“广州市交委”)市交委相关处室的负责人对本报记者说,这两项措施尚在研究,并未板上钉钉。

如何用好“限字诀”

“新30条”提出将优化调整广州市收费区域的级别划分,实施差别化停车收费,利用价格杠杆,鼓励外围个体车辆选择停车换乘进入中心城区,引导市民尽可能选择公共交通方式出行,并将“加强和规范对占用道路停车经营的管理。研究制定重点拥堵路段或区域交通拥堵收费等交通需求管理方案,择机实施”。

广州市交委交通治理处负责人邹小江昨日接受采访时表示,实际上广州停车收费已经是差别化收费。目前广州分三类地区,各类地区的停车收费不一样,这次把政策提出来,是要做一些优化,比如在区域划分、费用收取上可能做一些调整。

至于交通拥堵费的讨论,实际上两年多前就开始了。2010年3月,广州举办了一场“大城市中心区交通拥堵收费问题分析与对策国际研讨会”,全球11位顶级交通专家参与讨论。专家们普遍认为,收取交通拥堵费是一种可以控制交通拥堵、实现交通供需平衡及可持续发展的手段。但发展阶段不同的城市,可以有不同的调控交通拥堵的方法,收取交通拥堵费并非唯一的手段。

吴小姐也说,“希望不到万不得已,政府不要采取这样的措施。”

前述知情人士表示,估计征收拥堵费短期之内还推不出来。此前该人士曾参与过方案的讨论,拥堵费的征收时段和路段,收费方式及标准等都尚未清晰。“交通管理部门有这个思路,但还没有看到具体方案。”

广州市交委另一名相关相关人士表示,改善城市交通光靠一两个政策是不行的,需要组合拳,广州市交委正在就如何用好“限字诀”征询公众意见。记者看到,在欢迎市民对治堵提建议的文章中,详细列举了国内外城市的多种交通需求管理措施,其中包括前述两种措施。

广东省综合改革发展研究院副院长、广州市社科院研究员彭澎对本报表示,不管是差别化停车费还是征收拥堵费,可能都有一个“有效期”。比如在已经实行差别化停车费的北京,据他了解,第一年效果还比较明显,但近期又开始拥堵了,“政策实行起来都难免会被消化”。

交通评价类似“环评”

记者注意到,“新30条”提到将借鉴国内外先进城市的做法,建立“建设项目交通影响评价制度”,具体为“在建设项目的立项、修建性详细规划报批等环节开展交通影响评价,在区域城市设计和规划环节中充分发挥交通影响评价的积极作用”。

邹小江说,所谓交通影响评价,就是对建设项目可能对交通造成的影响进行事前的预测评估。

比如一个区域拟建一个住宅区,动工前会对小区内交通和对周边交通影响进行评估,如果有影响,可以通过一些预先措施来改善,避免项目上了以后,才发现有交通问题,“类似于现在的环评。”邹小江说。

目前,广州市交委已经开始启动这一评估制度的建立工作。邹小江说,住建部2010年曾出台过一个相关标准,但是并没有强制执行,所以广州会参照这个标准,制定适合当地的评价制度。

彭澎表示,要进行交通影响评估,涉及的因素将非常多,尤其当多项措施交叉的时候就难免会出现很多相抵触的地方,因此他比较担心这个制度建立的难度。

此前7月,广州开始试行“限牌”政策。邹小江表示,由于限牌才几个月,政策效果尚未显现,“至少机动车总量的增速在放缓”。他说,广州交通部门将不断对试行效果进行评估,下一步将结合广州交通资源承载能力、交通出行结构、公共交通发展水平以及城市空间布局对该项政策进行进一步优化。

“堵”已成为包括广州在内的中国大城市“心中的痛”。广州市交委提供的资料显示,至2012年8月,广州市机动车保有量达到243.6万辆,其中中小客车为171.6万辆,近5年间年均增长率达19.6%。与此同时,2011年广州市十个区的机动化出行总量1947万人次/日,是2005年的1.5倍;进出核心区的白天12小时交通量为125万辆,这一数字是2005年的1.6倍。

与此对应的是,交通供应与需求之间的矛盾持续扩大。近5年广州城市道路里程年均增长率仅约2%,2011年底广州市区城市道路总里程约7072公里、总面积约10032万平方米,最多仅可容纳约165万辆车同时出行;目前登记的停车泊位与汽车拥有量之比为1:3.3。

“我们要趁着广州交通还没有瘫痪,赶紧做些事。”邹小江感叹道。

本文由134525.com-巴黎人官网登录发布于汽车,转载请注明出处:交通评价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