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述军事帝国的扩张

在公元前8前7世纪,亚述是阿拉伯强大帝国,曾发动了一系列扩张性战争。亚述人把这种战争看作是神的旨意,神圣的事业。亚述战争就是这神圣事业的突出表现。 古老的亚述,主要在今伊拉克境内的美索不达米亚地区,位于底格里斯河和幼发拉底河流域北部,东北靠扎格罗斯山,东南以小扎布河为界,西临叙利亚草原。整个亚述是以亚述城为中心的,是古代西亚交通贸易中心。 亚述最早的居民是胡里特人,后来有塞姆人移入,与胡里特人逐渐融合,成为亚述人。 由于亚述处于特殊的被异族包围的地理环境,经常受到敌对民族进攻的威胁,加之国土、资源又非常有限,使亚述人养成了好战的习性。他们对土地贪得无厌,并且,征服越多就越感到征服之必需,相信只有对外不断地征服,才能保住其已经获得的一切。 每一次征服的成功都刺激着其野心,使黩武主义的链条拴得更牢。亚述那西尔帕二世曾攻占叙利亚,扩张领土到卡尔赫米什附近,兵临腓尼基海岸。其后继者萨尔玛那萨尔三世在位35年,发动了32次的远征,两河流域北部和叙利亚地区的许多小国大都被征服,公元前8世纪下半期,扩张的规模远远超过了以往,终于形成庞大的军事帝国。 公元前8世纪后,铁器普遍使用,成了亚述统治者对外实行军事扩张的重要手段。 统治者把国家建成了一个庞大的军事机器,常备军的规模大大超过了近东任何其他民族。 其军队包括战车兵、骑兵、重装和轻装步兵、攻城部队、辎重队,甚至还包括工兵,是一个具有较高水平的合成军队。军队装备精良,士兵都身穿铠甲,有盾牌和头盔防护,以弓箭、短剑和长枪为武器,攻城时还使用特制的撞城槌。 先进的军事装备,为亚述统治者发动对外扩张战争提供了有力的工具。公元前744年,亚述王进军东北,征服了乌拉尔图的同盟者米底各部落。次年,又西征乌拉尔图的北叙利亚各同盟国获胜,俘敌7万余人,乌拉尔图王败逃。公元前742年,亚述军再次西征叙利亚,围攻阿尔帕德城,历时3年终于取胜。公元前739年,叙利亚、巴勒斯坦、腓尼基及阿拉伯等地区19国联合反抗亚述。亚述大军在黎巴嫩山区与之会战,又获胜利,各国降服。公元前732年,亚述军攻下反叛的大马士革,大肆屠杀,并在此设置亚述行省。公元前714年,萨尔贡二世奔袭乌拉尔图腹地,最后攻占其宗教中心穆萨西尔,掠获大批金银财宝。至此,乌拉尔图锐气尽挫,无力再与亚述抗衡。为了争夺两河流域的霸权,亚述的一个重要目标是南邻巴比伦。公元前688年,亚述军攻陷并摧毁巴比伦城,俘迦勒底王,从此巴比伦被亚述控制达数十年。 亚述占据叙利亚后,埃及便丧失其在这一地区的优势,因此它极力鼓动和支持叙利亚境内各小国反叛亚述。为征服埃及,约公元前671年,亚述王阿萨哈东率军越过西奈半岛侵入埃及,攻克下埃及旧都孟菲斯,上埃及各地王公亦表臣服。 约公元前663年,又挥师南下,一度攻陷底比斯。埃及人为摆脱亚述统治而进行的斗争从未间断,约公元前651年,埃及法老普桑麦提克终于彻底驱逐亚述占领军。 埃兰古国位于今伊朗西南部的胡齐斯坦。公元前7世纪它成为一军事强国。为了争夺巴比伦这一战略要地,亚述与埃兰战事迭起。公元前652年起,亚述王率军苦战3年,终于击败了巴比伦和埃兰等军队。公元前648年,巴比伦城被攻陷,巴比伦王自焚而死。 随后,身披甲胄的亚述骑兵进攻并打垮阿拉伯骆驼兵,降服了阿拉伯。公元前642前639年,亚述对埃兰发起强大攻势,蹂躏埃兰各地,最后攻入苏萨,洗劫了全城。此后,埃兰沦为亚述属地。 亚述统治者的侵略战争是以极度凶残为特色的。军事所至,庐舍为墟,居民几乎全被屠戮。如在亚述那西尔帕二世所征服的土地上,男子被杀或沦为奴隶者约占三分之一,儿童则几乎无一孑遗。财富也全被劫走,即使有残余居民,亦冻饿而死。亚述的野蛮征服造成了赤地千里、惨绝人寰的景象。从提格拉特帕拉沙尔三世起,屠杀的凶焰稍稍收敛,但被征服居民仍差不多全被劫走,迁移到距亚述较近的地区,迫8《影响世界的100次战争》使垦殖。 亚述军事帝国的残暴征服和对社会生产力的破坏,以及它所采取的高压统治政策,给各地人民带来沉重的灾难,也激起被征服者的不断反抗。公元前7世纪后期,亚述帝国的经济力量已被多年的战争消耗殆尽,其军事威力也已成强弩之末。此时,米底人和迦勒底人正结成新的军事同盟。公元前614年,米底军队乘亚述军队在外作战内部空虚之机,攻陷千年古都亚述城。公元前612年,迦勒底和米底联军又攻陷帝国首都尼尼微,亚述王自焚于宫中,亚述帝国灭亡。亚述国土全被并吞,民众悉被奴役或消灭,以致后来关于亚述的历史竟然难寻踪迹。指望军事强盛带来的权力和安全,到头来却成了笑料。黩武主义曾赢得了辉煌,但最终却是遗恨千古的悲哀,以战争而称霸,还以战争而使自身灭亡。 亚述对外扩张中之所以取得一系列胜利,主要在于其有一套较为完备的军事组织和先进的技术。如其使用的撞城车,车头上装有巨大金属撞角,车体设有保护层,车内配操纵人员。亚述的军事技术和传统,对后来的强国有着深远的影响。 古亚述在人类漫长的历史长河中只不过是一个昙花一现的军事强国,但其军事在中东的影响是相当长远的、强烈的。 一是黩武精神得到了广泛的传播,深深地烙在了中东人的意识之中。亚述及后来的中东广大地区都信仰宗教,当时的亚述把发动战争称是战神的旨意,视战神为最高神亚述神。并把战争与宗教紧密结合在一起,人们视战争为最神圣的事业、最光荣的职责;而如果淡漠战事,无异于是对神的亵渎。这样,无论是正义还是非正义战争,都披上了神的外衣,都被认为是天经地义的事。二是凡具有遗传性的艺术、文学作品都以反映战争为主要内容,并以此来影响后代。如历代国王都在宫墙、碑柱上记载自己统治时期的事迹,构成完整的年代记,其内容多是夸耀杀人略地的功绩。在王宫、寺庙等大型建筑内外都有浮雕装饰,这些浮雕大都描绘战争、俘虏、狩猎等景象。三是亚述的战争所带来的巨大利益,深深地刺激了后来的国家,其征服行为为后来者效仿。早期的亚述只有在底格里斯河上游亚述高原上一小块地盘,而后来通过扩张,版图几乎包括了当时的整个文明世界、叙利亚、腓尼基、以色列王国和埃及相继成为亚述军事威力的牺牲品,这不能不对后来国家产生重大影响。四是不断强化战争机器,成为后来许多国家谋求强大的基本国政。研制先进的武器装备和组织与之相适应的军队是亚述夺取一系列战争胜利、获取霸权的主要原因。这对中东国家乃至世界的影响是极为深远的。

本文由134525.com-巴黎人官网登录发布于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亚述军事帝国的扩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