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坚老师

图片 1

2018年11月29日,本年度考古文博系列讲座第16讲,上海大学特聘教授徐坚老师基于对公共考古学的认识和研究,为我们带来题为《有温度的考古学:作为内在革命的公共考古学》的学术报告。

什么是公共考古学?徐坚教授认为公共考古学不仅仅是考古学普及化、考古学的社会运用,甚至也不应局限为另一种类型的考古学,而更应该是考古学学科正在进行的内在革命,是为了突破考古学专业壁垒,重新回到考古学的本源的新趋势。徐坚老师从术语组合出发,发现公共考古学的最初提出,是建立在“公共”与“职业”、“大众”与“专业”、“普及”与“科学”的对立关系基础之上的,但是,这种扩散式的、复制式的考古学是我们真正需要的公共考古学吗?不,这种早已把公众排除在外的考古学是无法走向公众,也无法被公众接受的。真正的公共考古学应该是内部爆发革命,重组的考古学,换句话说,是重新找回公众的考古学。

徐坚老师认为,考古学里看不到公众其实不是这个学科与生俱来的,而是逐步形成的。历史上,通过两个过程,考古学排挤了公众。一方面,在走向学科自觉的道路上,为了刻意形成严格的学科边界,考古学慢慢疏离了公众。另一方面,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兴起的新考古学对通则和规律的鼓吹,代表了考古学中的科学主义倾向,加速了考古学与公众的分离。这导致了考古学与公众之间壁垒高筑,沟通困难的现状。

但是,考古学的基因里不缺乏公众,而且恰好是对公众的关怀,才让考古学风生水起,而本质上,考古学是和公众最休戚相关的学科。考古学的出现,就是对代表精英史观和书写权力的文献史学的抗议。考古学的价值并不是证实、补充和完善文字记录,相反,它的真正价值是通过物质遗存揭示那些被书写权力忽视、遗忘、排斥甚至篡改的更多元的人类群体的存在。也正是这个原因,一代代考古学家都不厌其烦地强调与古物学的天壤之别。考古学并不关心大人物轶事或者遗事,只有在罕见的情况下,考古学才能照耀到文献史学津津乐道的政治史、战争史和帝王将相史。无论何时何地,考古学家都特别喜欢陶片,因为这是不为个人左右的大批量产品,适用范围广,风格变化明显,是最贴近历史上曾经存在过的最大多数人的材料。所以,从一定意义上说,考古学是最有温情,最有温度的。那么,当下的公共考古学,是向公众辐射式传播已经排挤掉公众的考古学,还是重新找回考古学最擅长观察的活生生的各色人群,向公众靠拢呢?徐坚老师认为我们无疑应该追求后者,也就是重新找回考古学的温度。

怎样从传统的历史文化主义考古学和科学主义倾向的新考古学中走出来,怎样寻找拥有更多、更大、更广泛的利益共同体的考古学,徐坚老师为我们整理了一些路径。

一、在“大人物”的光环下发现普罗大众。徐坚老师以美国总统杰斐逊的蒙蒂塞洛庄园等“国父考古学”个案为例,告诉我们如何突破伟大人物的神话阴影,通过物质和景观,发现与大人物同时存在,但是显然拥有不同的生活轨迹,乃至认知和观念的众多小人物。

二、在远光中看到近景。无论是中国考古学,还是其他地区的考古学,都曾经自设年代禁锢,提出考古学的年代下限。这是传统考古学在面对文献史学时的不自信和胆怯。但是,考古学应该对自己的理论和方法有信心,相信自身能够建构一个完全不受文献史学的羁绊,甚至能够直接挑战文献史学的考古学认识。考古学家拉什杰(Rathje)在亚利桑那的图森进行的垃圾项目就是一个极好的例子。考古学家以人类历史上的垃圾为主要研究对象,他们对现代垃圾的研究打破了很多由文献写就的谎言。

三、发现半边天。很长时间,西方世界的考古学是由中产阶级白人男性控制的,女性在考古学中一直是无从寻觅的。徐坚老师提出了从性别考古学到女权考古学的三个代际理论,从发现女性和使用第二性词汇到界定女性的社会角色,最终,以斯佩科特尔的《小角锥把》为代表的研究,寻找到女性独特的器用文化、叙事方式以及认知体系。“发现半边天”的意义还不仅仅局限在发现了第二性,而是提醒我们关心,由于类似原因而被忽略或者剥夺声音的其他“另一半人口”,比如儿童和老年。

四、发现其他颜色。就在前一项思路基础之上,我们就可以发现世界上形形色色的不同肤色,不同族群。徐坚老师以纽约曼哈顿中心的非裔美国人墓地计划为例,通过考古发掘出土的遗迹和遗物,说明曾经被教科书刻意遗忘的北方奴隶的悲惨命运。而这个项目之所以成功,恰好就是因为考古学家和非裔美国人后裔集团的密切合作。基于对多元人群的关心,我们才会关注那些离开了世居地的迁移的人们。纽约果园街97号移民博物馆及其中的考古发掘就是这样的项目。

五、任何社会都有老弱病残,甚至所思所想有异于常人的人,任何社会里面的人都是形形色色的,如果一味使用科学方法估算的标准人,建立的就只能是冷冰冰的“规律”,而不是活生生的社会。没有温度的考古学没法区分法门寺地宫埋藏、周原庄白铜器窖藏和湖南宁乡黄材铜器埋藏不同的动机、行为和结果,只有心怀多元的特殊群体,考古学家才能发现非常规器物、非常规行为和非常规考古学。

六、在大历史中发现小历史,在家国体系中重建美丽乡土。只有当我们放弃自上而下的视角,乡土社会才能从家国体制的刻板的缩微模型变成自有其韵律和美感的吾乡吾土。这也是徐坚老师从事多年的土著考古学、社区博物馆和村史计划的经验所在。

通过以上六种寻找公众、寻找温度的途径,徐坚老师总结,公共考古学不是面向外行、面向白丁的考古学,也不是冰冷的考古学知识的一厢情愿的输出和推广,甚至不是与自上而下的考古学平行的另一种传统,真正的公共考古学来自考古学内部,是打破学科壁垒,重新找回被排斥的利益共同体,找回温度的结果,也是考古学内在革命的结果。

同学们对徐坚老师形式新颖、内容丰富的讲座表现出浓厚兴趣,多位同学就考古学和公共考古学的关系、考古学的研究对象、考古学的关怀、考古学与历史研究等内容积极踊跃向徐老师提问,徐老师一一给予精彩解答,让大家受益匪浅。

责编:荼荼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学术动态 徐坚老师:有温度的考古学 发布时间:2018-12-12

2018年11月29日,本年度考古文博系列讲座第16讲,上海大学特聘教授徐坚老师基于对公共考古学的认识和研究,为我们带来题为《有温度的考古学:作为内在革命的公共考古学》的学术报告。

什么是公共考古学?徐坚教授认为公共考古学不仅仅是考古学普及化、考古学的社会运用,甚至也不应局限为另一种类型的考古学,而更应该是考古学学科正在进行的内在革命,是为了突破考古学专业壁垒,重新回到考古学的本源的新趋势。徐坚老师从术语组合出发,发现公共考古学的最初提出,是建立在“公共”与“职业”、“大众”与“专业”、“普及”与“科学”的对立关系基础之上的,但是,这种扩散式的、复制式的考古学是我们真正需要的公共考古学吗?不,这种早已把公众排除在外的考古学是无法走向公众,也无法被公众接受的。真正的公共考古学应该是内部爆发革命,重组的考古学,换句话说,是重新找回公众的考古学。

徐坚老师认为,考古学里看不到公众其实不是这个学科与生俱来的,而是逐步形成的。历史上,通过两个过程,考古学排挤了公众。一方面,在走向学科自觉的道路上,为了刻意形成严格的学科边界,考古学慢慢疏离了公众。另一方面,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兴起的新考古学对通则和规律的鼓吹,代表了考古学中的科学主义倾向,加速了考古学与公众的分离。这导致了考古学与公众之间壁垒高筑,沟通困难的现状。

但是,考古学的基因里不缺乏公众,而且恰好是对公众的关怀,才让考古学风生水起,而本质上,考古学是和公众最休戚相关的学科。考古学的出现,就是对代表精英史观和书写权力的文献史学的抗议。考古学的价值并不是证实、补充和完善文字记录,相反,它的真正价值是通过物质遗存揭示那些被书写权力忽视、遗忘、排斥甚至篡改的更多元的人类群体的存在。也正是这个原因,一代代考古学家都不厌其烦地强调与古物学的天壤之别。考古学并不关心大人物轶事或者遗事,只有在罕见的情况下,考古学才能照耀到文献史学津津乐道的政治史、战争史和帝王将相史。无论何时何地,考古学家都特别喜欢陶片,因为这是不为个人左右的大批量产品,适用范围广,风格变化明显,是最贴近历史上曾经存在过的最大多数人的材料。所以,从一定意义上说,考古学是最有温情,最有温度的。那么,当下的公共考古学,是向公众辐射式传播已经排挤掉公众的考古学,还是重新找回考古学最擅长观察的活生生的各色人群,向公众靠拢呢?徐坚老师认为我们无疑应该追求后者,也就是重新找回考古学的温度。

怎样从传统的历史文化主义考古学和科学主义倾向的新考古学中走出来,怎样寻找拥有更多、更大、更广泛的利益共同体的考古学,徐坚老师为我们整理了一些路径。

一、在“大人物”的光环下发现普罗大众。徐坚老师以美国总统杰斐逊的蒙蒂塞洛庄园等“国父考古学”个案为例,告诉我们如何突破伟大人物的神话阴影,通过物质和景观,发现与大人物同时存在,但是显然拥有不同的生活轨迹,乃至认知和观念的众多小人物。

二、在远光中看到近景。无论是中国考古学,还是其他地区的考古学,都曾经自设年代禁锢,提出考古学的年代下限。这是传统考古学在面对文献史学时的不自信和胆怯。但是,考古学应该对自己的理论和方法有信心,相信自身能够建构一个完全不受文献史学的羁绊,甚至能够直接挑战文献史学的考古学认识。考古学家拉什杰(Rathje)在亚利桑那的图森进行的垃圾项目就是一个极好的例子。考古学家以人类历史上的垃圾为主要研究对象,他们对现代垃圾的研究打破了很多由文献写就的谎言。

三、发现半边天。很长时间,西方世界的考古学是由中产阶级白人男性控制的,女性在考古学中一直是无从寻觅的。徐坚老师提出了从性别考古学到女权考古学的三个代际理论,从发现女性和使用第二性词汇到界定女性的社会角色,最终,以斯佩科特尔的《小角锥把》为代表的研究,寻找到女性独特的器用文化、叙事方式以及认知体系。“发现半边天”的意义还不仅仅局限在发现了第二性,而是提醒我们关心,由于类似原因而被忽略或者剥夺声音的其他“另一半人口”,比如儿童和老年。

四、发现其他颜色。就在前一项思路基础之上,我们就可以发现世界上形形色色的不同肤色,不同族群。徐坚老师以纽约曼哈顿中心的非裔美国人墓地计划为例,通过考古发掘出土的遗迹和遗物,说明曾经被教科书刻意遗忘的北方奴隶的悲惨命运。而这个项目之所以成功,恰好就是因为考古学家和非裔美国人后裔集团的密切合作。基于对多元人群的关心,我们才会关注那些离开了世居地的迁移的人们。纽约果园街97号移民博物馆及其中的考古发掘就是这样的项目。

五、任何社会都有老弱病残,甚至所思所想有异于常人的人,任何社会里面的人都是形形色色的,如果一味使用科学方法估算的标准人,建立的就只能是冷冰冰的“规律”,而不是活生生的社会。没有温度的考古学没法区分法门寺地宫埋藏、周原庄白铜器窖藏和湖南宁乡黄材铜器埋藏不同的动机、行为和结果,只有心怀多元的特殊群体,考古学家才能发现非常规器物、非常规行为和非常规考古学。

六、在大历史中发现小历史,在家国体系中重建美丽乡土。只有当我们放弃自上而下的视角,乡土社会才能从家国体制的刻板的缩微模型变成自有其韵律和美感的吾乡吾土。这也是徐坚老师从事多年的土著考古学、社区博物馆和村史计划的经验所在。

通过以上六种寻找公众、寻找温度的途径,徐坚老师总结,公共考古学不是面向外行、面向白丁的考古学,也不是冰冷的考古学知识的一厢情愿的输出和推广,甚至不是与自上而下的考古学平行的另一种传统,真正的公共考古学来自考古学内部,是打破学科壁垒,重新找回被排斥的利益共同体,找回温度的结果,也是考古学内在革命的结果。

同学们对徐坚老师形式新颖、内容丰富的讲座表现出浓厚兴趣,多位同学就考古学和公共考古学的关系、考古学的研究对象、考古学的关怀、考古学与历史研究等内容积极踊跃向徐老师提问,徐老师一一给予精彩解答,让大家受益匪浅。

责编:荼荼

作者:张莞沁 文章出处:“首师大考古”微信公众号

本文由134525.com-巴黎人官网登录发布于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徐坚老师

相关阅读